[獨家專訪] 讓紐維爾重回舊鄉:阿根廷足球與肯特郡

說起英格蘭足球,大家會想起曼徹斯特、諾定咸、倫敦等以足球著名的城市,又或者會想起英格蘭移民如何將現代足球傳播至世界不同角落。儘管英格蘭足球近年經常被視為「笑話」,但這不礙英格蘭人對足球的熱愛。悠久的歷史再加上強大的足球社區,足球文化一直都是英格蘭各隊球迷最引以為傲的事物。根據統計,2012年8月1日為止,英格蘭約有60個雕像是以職業足球員為題材,而這個數字有增無減。近日,又有一名足球積極份子決心要在他的家鄉肯特郡建立一座雕像紀念艾薩克.紐維爾(Isaac Newell),一位經常被世人遺忘的阿根廷足球開拓者。

艾薩克.紐維爾:紐維爾舊生體育會的誕生

Isaac newell
艾薩克.紐維爾(Isaac Newell)

說起阿根廷足球,許多人都會想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的兩隊勁旅-河床(Club Atlético River Plate)及小保加(Club Atlético Boca Juniors)。不少足球史學者都視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英國移民為阿根廷足球的起源。然而,阿根廷足球的發展並不限於布宜諾斯艾利斯,在阿根廷東北部聖菲省的羅薩里奧市(Rosario, Santa Fe)亦有一支舉世知名的足球隊-紐維爾舊生體育會(Atlético Newell’s Old Boys)。

這隊球隊是為了紀念英國教育家艾薩克・紐維爾(Isaac Newell)而設。艾薩克.紐維爾是一位來自英格蘭肯特郡斯史特魯德(Strood)鎮的教育家。受到當時向外發展的趨勢所影響,艾薩克.紐維爾在16歲時便拿着父親給予的推薦信,離鄉別井來到陌生的羅薩里奧尋找新機遇,在英國的阿根廷中央鐵路公司當上了電報技術員。1876年,艾薩克.紐維爾迎娶了德國移民Anna Jockinsen,其後在1876年他們兩人迎接了第一位兒子克勞迪奧.紐維爾(Claudio Newell,下稱小紐維爾)。

在阿根廷扎根的紐維爾之後購入了一座物業,並於1884年創辦了學校Colegio Comercial Anglicano Argentino。該學校的校徽由紅色和黑色組成,紅色代表着英格蘭的聖喬治旗,而黑色則代表着妻子的德意志帝國國籍。同年,現代英式足球的規定開始在阿根廷落地生根。紐維爾亦決定以足球運動扶助平日教學,視足球為教育不可或決的一部份。1900年,紐維爾決定讓兒子克勞迪奧及兒媳Katie Cowell繼任為校長。1903年11月3日,小紐維爾為了紀念父親對學校及足球的貢獻,於是號召學校的老師、學生和校友一同創辦了紐維爾舊生體育會,隊徽繼承了學校的校徽,以紅黑兩色為主。自此,阿根廷足球亦開始了新的一頁。

儘管在國外的知名度有限,但紐維爾舊生在推動阿根廷足球方面可以說是功不可沒。紐維爾舊生經常被同城死敵羅薩里奧中央(Rosario Central)稱為「麻瘋病人」,事源在1920年代當地的醫生正打算邀請紐維爾舊生以及羅薩里奧中央舉行一場友誼賽為麻瘋病人集資,紐維爾舊生馬上答應了邀請,但羅薩里奧中央不肯,於是該友誼賽亦被逼取消。1905年,在紐維爾舊生的球會主席Heitz推動下,羅薩里奧足球聯賽(Liga Rosarina de Football)成立。1939年,紐維爾舊生得到阿根廷足總批準正式加入阿根廷甲組足球聯賽(Primera División de Argentina)。儘管阿根廷足球一直被河床和小保加兩隊壟斷,不過紐維爾舊生最感到自豪的是為足球界提供一位又一位的巨星,著名的例子有「戰神」巴迪斯圖達、曾效力國際米蘭的禾特·森美爾、熱刺教頭普捷天奴以及人所皆知的美斯。

 

讓歷史回歸到肯特郡:Adrian的「在肯特郡建立一座艾薩克.紐維爾雕像」運動

Messi & Newell's Old Boys
美斯於紐維爾舊生出身(網絡圖片)

紐維爾自十六歲在阿根廷定居開始,便一直在該地落地生根,遺體也於羅薩里奧埋葬,而他的故事也逐漸被英格蘭的同鄉遺忘。直到近年,一位來自肯特郡的基寧咸(Gillingham F.C.)死忠決定要重新將這段歷史帶回英格蘭。

Adrian Pope
Adrian Pope,運動發起人 (網絡截圖)

來自肯特郡Cranbrook的Adrian Pope是基寧咸的死忠,作為英語教師的他同時亦曉法文和西班牙文,他去過俄羅斯教書,也去過南美旅行,可以說是相識滿天下。最近,他發起的「在肯特郡建立一座艾薩克.紐維爾雕像(Isaac Newell. A statue in Kent. Una estatua de Isaac Newell en Kent)」運動在facebook已經有過千的支持者,而之前肯特郡的本地媒體亦有為他的運動準備了一段短片,在網上已有超過一萬六千的觀看次數。今次筆者有幸邀請到他和香港的讀者分享一下他的足球旅程。

「我第一次看基寧咸是在1975年,是我朋友的父親帶我去的。」Adrian憶起說,「像基寧咸這種球隊,球迷們對球隊都是十分熱情和忠誠的,人們很誠實,我們沒有假球迷。」每當談起足球,Adrian Pope記得他年輕時肯特郡的運動發展並不是十分好,但這也不礙於他對基寧咸的熱情:「如果別人嘲笑我的愛隊,我會向他們大喊:『即使是垃圾,也是我們肯特郡的垃圾!』」在利物浦大學修讀法文及西班牙文的期間,Adrian沒看過一場利物浦或者愛華頓,原因很簡單,因為他週末都會駕車跟着吉寧咸到處觀戰。

至於Adrian發現艾薩克.紐維爾的過程則是一個意料之外的故事。身為英語教師的Adrian曾經在俄羅斯教書,期間遇到一位來自南美的女同事,她熱情地邀請Adrian一起到南美洲,那時候的Adrian仍然有所顧慮,但那名女同事跟他說:「不用擔心,你就把手一橫買機票吧,南美洲是不會令你失望的!」到最後Adrian決定放手一搏買下前往南美洲的機票時,兩人的關係亦已轉淡,而Adrian亦別無選擇只好前往大西洋另一端的南美洲。當他在阿根廷欣賞阿維拉達競賽球會(Racing Club de Avellaneda)和紐維爾舊生的比賽時,後者極為「英式」的名字令他產生了好奇心,在網絡上稍微一查便發現原來紐維爾舊生的起源來自一位和他同是教師的同鄉-艾薩克.紐維爾。Adrian覺得這個發現極具意義,亦覺得紐維爾的故事有許多巧合,例如他本人和紐維爾都是肯特郡人;當紐維爾離開肯特郡時,英國大文豪狄更斯正居住在肯特郡;而紐維爾舊生成立的地方剛好和共產主義革命領袖哲·古華拉的出生地位於同一條街道。當Adrian發現紐維爾的故事時,一位來自羅薩里奧,名叫美斯的足球員正在球壇發光發亮。種種巧合令他決定要把這個故事帶回英國。

Gillingham & Newell's Old Boys
基寧咸的球場廣播人Doug Hudson(左二)到紐維爾舊生獻上肯特郡的禮物 (紐維爾舊生文化部FB圖片)

直至過去兩年,Adrian總算定下心來爭取為艾薩克.紐維爾在肯特郡建立一座雕像以紀念他的偉業。同時期,出身於紐維爾舊生的普捷天奴正執教北倫敦勁旅熱托定咸熱刺,令英國人對這個阿根廷球會更感興趣。在過去數週,Adrian的「在肯特郡建立一座艾薩克.紐維爾雕像」運動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增長和傳媒關注。他亦通過維爾舊生足球俱樂部的文化部門認識了幾位朋友,而肯特郡的媒體也對他發現艾薩克.紐維爾的故事產生興趣。日前,英格蘭足總的肯特郡分部、肯特郡的KMTV和吉寧咸都對這個故事進行宣傳,而基寧咸的球場廣播人Doug Hudson更是為紐維爾舊生和基寧咸之間的友誼寫了一首歌曲,並在今年十一月中親身將英格蘭足肯特郡分部特製的紀令碑、基寧咸全體球員簽名的球衣和他的作品送給紐維爾舊生。Adrian表示肯特郡的居民都十分支持他的行動,而且據聞在史特魯德一個舊停車場正打算拆卸重建成一個商場,而他們正打算將其中一條街道獻給艾薩克.紐維爾。最令Adrian喜出望外的是,阿根廷駐倫敦領事館更是邀請他和領事先生共晉晚餐。事情的發展完全超過Adrian的想像,而他亦希望自己多年來的心願能夠早日達成。

另一方面,現正效力西甲巴塞隆拿的美斯亦多次暗示想要回歸紐維爾舊生,似乎在球王心中,紐維爾舊生依然是他的根。「我想如果我能親自和美斯見面並邀請他到肯特郡出席艾薩克.紐維爾雕像的開幕典禮,我敢肯定美斯一定會答應我這個請求。」Adrian充滿自信地說,「因為美斯他很喜歡紐維爾舊生,我知道他一定會為能夠替這個雕像揭幕而感到光榮。」不過,Adrian的媽媽始乎有另一想法。Adrian想起母親的話時亦忍俊不禁:「當我媽媽聽到我這番話時,她最擔心的不是美斯會不會來,而是問我『你覺得美斯他會自己付款買機票嗎?』所以對於百萬富豪美斯來說,我媽媽唯一擔心的是對方會不會買機票由巴塞隆拿飛過來,實在太搞笑了。」

visiting Gillingham
Ramiro Ortega參觀基寧咸(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這個運動期間,最令Adrian印象深刻的經歷莫過於今年紐維爾舊生的球會攝影師Ramiro Ortega透過球會文化部門認識了Adrian,並特意由羅薩里奧飛來肯特郡朝聖。Adrian不但為Ramiro提供住所,更親自帶領Ramiro品嘗傳統Fish & Chips,前往基寧咸和梅德斯通聯(Maidstone United F.C.)的球場,參觀過Adrian工作的學校,並拜訪了艾薩克.紐維爾的出生地史特魯德。如此的體驗令Ramiro畢生難忘,也令羅薩里奧和肯特郡兩地變得更為親近。

Kent school football team
Adrian工作的學校足球隊亦是Newell’s Old Boys的支持者(網絡截圖)

談起心願,Adrian不只希望希望雕像建成後能夠為肯特郡帶來旅遊業,達成「共贏」局面,同時他亦希望通過艾薩克.紐維爾的故事能夠鼓勵肯特郡的兒童及年輕人即使是出生於一個小鎮也能夠為世界創造偉大的事物:「艾薩克.紐維爾離開肯特郡時才16歲,這是一件非常勵害的事,這個故事必須要被世人知道。」此外,Adrian亦盼望通過足球和紐維爾的故事來推動英國和阿根廷兩國之間的友誼。

隨着艾薩克.紐維爾的故事越來越受到球迷和肯特郡居民的注意,在肯特郡建立一座艾薩克.紐維爾雕像始乎是遲早的事。而對於Adrian來說,下一步將是另一個有趣的計劃。「事實上,我亦是另一個Facebook專頁的管理員。」Adrian笑着解釋說,「我的下一個目標是追查俄羅斯歷史最悠久的球會FC Znamya Truda的故事。」FC Znamya Truda和世界許多古老球會一樣都是由英格蘭人創辦,球隊位於莫斯科以東的奧列霍沃-祖耶沃市,過去曾是英國人在俄羅斯開辦紡織工廠的首選之一 ,但現在這座只有一萬多人的城市到處都是空蕩蕩的工廠遺址。不過最令Adrian感興趣的是在蘇聯期間有一位效力FC Znamya Truda的球員被蘇聯政府視為英國間諜而被處決,而事實上他的確極有可能是英國派來的間諜。以英國文化為榮的Adrian這樣評價:「這根本是個和占士邦一樣的故事。」

日前,美斯表示如果阿根廷能夠在明年的俄羅斯世界盃中奪冠,他會親自由羅薩里奧步行到聖尼古拉斯(San Nicolás,據聞聖母曾多次在此顯靈)朝聖。問到他對明年世界盃會不會看好英格蘭或者阿根廷,Adrian風趣地說:「我曾經四次到訪俄羅斯,對這個國家有很深的感情。我想我會寄望普京能夠運用他的實力助俄羅斯奪冠吧。」

 

參考資料:

「在肯特郡建立一座艾薩克.紐維爾雕像(Isaac Newell. A statue in Kent. Una estatua de Isaac Newell en Kent)」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Isaac-Newell-A-statue-in-Kent-Una-estatua-de-Isaac-Newell-en-Kent-850402985027046/

 

肯特郡FA對艾薩克.紐維爾故事的報導

http://www.kentfa.com/news/2017/oct/11/isaac-newell-impact

 

KMTV所製作的短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ySn6wtcRQ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