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最特別的打吡-燈塔打吡

意大利名帥,曾效力過森多利亞的納比曾經說過燈塔打吡是「意大利最特別的」足球打吡。如此的形容絕對沒有跨大其詞。燈塔打吡(Derby della Lanterna)指的是熱那亞對森多利亞的同城打吡,這個名字來源於熱那亞港口的古老燈塔-燈籠塔(Torre della Lanterna)。而兩隊共用的費拉里斯球場(Stadio Luigi Ferraris)也因為熱那亞和森多利亞與別不同的足球氣氛而聞名於世。和其他打吡不同,儘管兩隊都有過稱霸意甲的歷史,但普遍上過去幾年熱那亞和森多利亞都不再被視為傳統足球豪門,兩隊之間的爭執更多是同城最強隊伍之位,而非意甲前列之位。或許正因如此,燈塔打吡的魅力絕不比其他打吡弱。

Torre della Lanterna Genova
熱那亞的燈籠塔(Torre della Lanterna)

利古里亞的熱那亞 (Geonva di Liguria)-意大利最重要的港口城市之一

作為港口城市,熱那亞孕育了不少革命份子(最著名的莫過於意大利統一運動英雄馬志尼和加里波底),同時亦為意大利引入了不少新事物,其中一樣莫過於現代足球。十九世紀中葉開始,隨着英國的工業發展,國內競爭激烈,於是不少人決定離鄉別井,到外國㝷求更好的工作機會,而足球也跟着各位外流人士傳播到世界各地。十九世紀時的大英帝國正處於巔峰,因此,有港口、有工業的地方就會見到英國人的蹤影。1869年,蘇彝士運河的開通吸引了不少英國船隻到訪這個意大利傳統港口,而船隻的往來,亦吸引了其他與航海業相關的行業(例如保險及金融業)在這個城市落地生根,亦更當地的英國社群更加多元,由上流人士,到中產醫生,至基層水手都能在意大利的大城市中找到。英國移民的出現往往為這個天主教國家帶來兩樣事物:新教墳場以及足球。而足球在熱那亞的發展卻和意大利其他城市稍有不同。

Genoa 1898
熱那亞1989年聯賽冠軍隊伍

熱那亞 – 意甲最古老的球隊

熱那亞(Genoa C.F.C. / Genoa ,全名是Genoa Cricket and Football Club)於1893年9月7日由一群位於熱那亞的英格蘭人建立,是意大利歷史最悠久兼且持續運作的球會。熱那亞足球會和英格蘭的關係千絲萬褸。熱那亞成立初期的名字是熱那亞板球及體育會(Genoa Cricket & Athletic Club),足球並不是球會主攻的項目,畢竟當時英國上流社會更熱衷於板球。當時熱那亞的宗旨是代表海外英格蘭人,所以球會並不接納英格蘭人以外的成員,而球衣也是使用英格蘭國家隊的白色球衣。儘管成立不久後熱那亞也建立了足球部門,但一切要等到1897年才有所改變。1896年,來自倫敦的醫生James Richardson Spensley因為工作關係來到熱拿亞,熱愛足球的他決定要在這個城市推廣足球。1897年,J.R. Spensley成為了熱那亞足球隊的領隊兼球員,他致力解除熱那亞只限英人的規定,吸引其他國家的足球員為熱那亞效力。他籌劃了意大利第一場正式足球賽,並利用自己在英格蘭參與足球運動的經驗來改革熱那亞足球部。1899年,熱那亞正式改名為熱那亞板球及足球俱樂部。在意大利足球起步的初期,熱那亞絕對是意大利豪門之一,球會在1898年至1924年間一共獲得9次意甲冠軍,擁有的冠軍次數在歷史上僅排在祖雲達斯、AC米蘭和國際米蘭之後。

除了優越的聯賽成績,熱那亞也為意大利足球引入了許多新事物。在1926年維亞雷焦憲章(Viareggio Charter)成立之前,意大利是不允許任何職業球員的,當時的意大利人認為足球只是一項運動、一項興趣,足球員不應該從球會收取利益,所以轉會費之類也是被禁止的,而熱那亞可以說是第一個挑戰這個決定的足球會。1913年,兩名來自Andrea Doria的球員轉投同市死敵熱那亞,兩人各自在私底下收取了熱那亞一千里拉的簽名費,不幸的是,當兩人打算將支票存入銀行時,其中一位銀行職員剛好是Andrea Doria的死忠,於是這件事被上報到足球總會。起初,兩人被判終身禁止參與足球運動,其後改判禁賽兩年,直到最後獲得特赦,而這兩名足球員其後亦為熱那亞贏得三個意大利冠軍。除了足球員職業化外,熱那亞也是以任命第一位專業足球領隊而聞名。1912年,熱那亞任命當時只有29歲的William Garbutt為球會領隊,他利用他在英格蘭踢足球的經驗,引入現代化的訓練模式並監督球員訓練。同時,亦是Garbutt引入了轉會文化,亦有人說是他建議在球場提供熱水淋浴設施,供球員於比賽後使用。但說到他最大的影響,莫過於啟發了意大利尊稱球隊領隊為「Mister」的文化,因此,有足球歷史學者甚至稱Garbutt為「意大利的足球之父」。

第一次世界大戰對熱那亞可以說是歷史上第一個轉折點。許多和熱那亞相關的人士都在戰爭中喪生,例如當初改革足球部的J. R. Spansley以英國軍醫身份死於德國戰場,而部份效力熱那亞的意大利球員,包括著名的路易茲·費拉里斯(Luigi Ferraris),也在一戰中戰死沙場。雖然William Garbutt為熱那亞帶來第二個黃金時期,但熱那亞還是逃不過衰退的命運。1928年,受到法西斯政權打壓的熱那亞被逼改命為熱那瓦1893(Genova 1893 Calcio)。二戰後,在球迷支持下,球會的名字改回熱那亞板球及足球俱樂部。五十年代開始,熱那亞的成績開始走下坡, 其後更是經常在意甲和意乙之間徘徊,雖然到了91/92的賽季熱那亞有幸來到歐洲戰場,並成為第一隊意大利球隊在晏菲路球場戰勝紅軍的隊伍,但熱那亞已經難以回到二戰前的光輝歲月。

Sampdoria 1990-1991
森多利亞90/91奪冠陣容

森多利亞 – 年輕的意甲黑馬

森多利亞(U.C.Sampdoria,全名Unione Calcio Sampdoria)則是在1946年由Ginnastica Sampierdarenese和Society Andrea Doria合併而成,是意甲中歷史最短的球會之一。Ginnastica Sampierdarenese在1891年成立,到1899年才建立足球部。而Society Andrea Doria則是在1895年成立,並逐步專注於足球發展。Andrea Doria一開始並沒有參與意大利足總轄下的足球聯賽,直到1903年才開始加入意大利足總。1910/11的球季是Andrea Doria表現最好的球季,他們在皮埃蒙特-倫巴第-利古里亞大區的聯賽中排名第四,排在祖雲達斯、國際米蘭和熱那亞之上。另一方面,Sampierdarenese則是到了一戰後才開始加入意大利足球聯賽。1921/22的球季,意大利的第一等級聯賽分裂成兩項比賽,而Andrea Doria和Sampierdarenese也因此在不同聯賽中作戰。1926/17年,法西斯政權為了打擊親英的熱那亞,於是兩隊合併為新球隊La Dominante。然而,兩隊合併而成的La Dominanate並沒有特別耀眼的成績,反而排名比之前單獨兩隊更加低,甚至在降班區徘徊,於是到了1932/33的球季兩隊正式分裂。翌年,Sampierdarenese獲得意乙首名,成功升上意甲。而Andrea Doria則大部份時間在意丙比賽。1937年,Sampierdarenes和同市兩隊足球隊合併成Associazione Liguria Calcio。二戰後,Associazione Liguria Calcio和Andrea Doria都在意甲中作戰,直到1946年8月12日,兩隊正式合併成眾所周知的森多利亞。

兩隊合併後,為了紀念各自的歷史,森多利亞的球衣也特意保留了Andrea Doria的藍色球衣,而中間部份則是代表Sampierdarenes的白、紅、黑三色。因此,森多利亞的球迷被稱為「Blucerchiati」,在意文中,「Blu」為深藍色,「Cerchiati」文字上是動詞,解作「被箍上」,意指森多利衣球衣中間的紅黑白徊圏。在合併的同一月,森多利亞申請和同市死敵熱那亞共享路易茲·費拉里斯球場,而兩隊亦達成共識,從此,費拉里斯球場開始了新的一頁。

這次的合併比起之前的合併更為成功,森多利亞在聯賽的成績一直比同市的熱那亞好,而80年代是森多的黃金時期。1979年,球會被意大利油王Paolo Mantovani收購,球隊在文仙尼和維埃里的帶領下獲得過不少佳績,包括90/91意甲冠軍、91意大利超級盃、四次意大利盃以及89/90歐洲盃賽冠軍盃,是意甲廣為人討論的黑馬。不過在1993年,森多利亞球會主席Mantovani 突然離世,球會從此失去了精神支柱,很快就走向了衰退之路,1999年終於降班至意乙,直到2003年才重回意甲。

 

Derby della lanterna
燈塔打吡

燈塔打吡-熱那亞獨有的嘉年華

燈塔打吡是意大利最古老和最年輕的球隊爭奪同城最強名譽的比賽。二戰前是熱那亞的輝煌時期,但二戰後卻是森多利亞一直領先。不過這也無阻燈塔打吡的娛樂性。當意大利其他的同市打吡都已經被商業化而成為全球球迷注目的盛事,燈塔打吡卻沒有受到如此的待遇。原因不單是因為熱那亞和森多利亞兩隊的國際受歡迎程度不高,而是兩隊球迷銳意聯手阻止球會被商業化,包括參與「和現代足球說不」運動以及反對足總將比賽時間安排在傳統時間以外,例如,在2014年,當意大利足總決定將燈塔打吡安排在2月2日星期日早上十二點半比賽時,兩隊的Ultras都批評足總的決定,認為燈塔打吡的精華是在於球迷所帶來的氣氛,而將比賽安排在這種沒人出席觀看的時間是對燈塔打吡的侮辱。另外,森多利亞的Ultras亦致力阻止任何政治勢力或者暴力文化在球迷間漫延,不過,近年亦有不少報導指出極右主義已經開始在森多利亞球迷間散播。或者是兩隊球迷目標一致的關係,所以燈塔打吡一直都缺少暴力場面。在英國記者作家Nicholas Waltion眼中,燈塔打吡對於熱那亞人來說就如一場嘉年華,比賽開始前和比賽進行期間,雙方的球迷都會熱情地高舉起象徵自己隊伍的彩色旗幟,盡情為自己的愛隊吶喊助威。比賽結束後大家都收起燦爛的旗幟和平散去,期待下次兩雄再在費拉里斯球場重聚。

燈塔打吡的暴力元素不多,卻不乏精彩的比賽。1990年11月25日,森多利亞主場迎戰熱那亞。當時的森多利亞有文仙尼、維埃里,大家都以為森多利亞一定會勝出這場打吡,然而,足球始終是圓的。熱那亞的烏拉圭前鋒Pato Aguilera在二十五分鐘射入領先的一球。雖然維埃里之後射入致勝一球罰球,但森多利亞最後都是找不到缺口。臨完場前十五分鐘,熱那亞的巴西球員Claudio Branco射入致勝的罰球。熱那亞的支持者為這場比賽的勝利而瘋狂,當年的聖誕節,熱拿亞將該場燈塔打吡的致勝球印在聖誕卡上,以紀念這場勝利。有趣的是,當季亦是森多利亞迎來意甲冠軍的一季。

或許,燈塔打吡特別的地方就只有熱那亞當地人才清楚。本週六,兩隊將會迎來今季第一場燈塔打吡,熱那亞「主場」迎戰森多利亞,當森多利亞在打少一場的情況下以20分高踞在意甲榜上遊,熱那亞卻以11場1勝3和7負的成績排在意甲榜的降班區。過去幾季,費拉里斯球場都為熱那亞帶來不少福氣,到底熱那亞可否破釜沉舟來個主場3分,還是由森多利亞繼續保持氣勢穩站在意甲榜前列呢?作為意甲球迷的朋友記得千萬不要錯過這場燈塔打吡。

 

伸延閱讀:

成就熱那亞霸業的英國醫生 – James Richardson Spensley

球壇童話-曾經的森多利亞盛世

參考資料:

  • Nicholas Walton, Genoa ‘La Superba’: The Rise and Fall of a Merchant Pirate Superpower (London: C. Hurst & Co., 2015) – 此書主要談及熱那亞的歷史及發展,談及足球的地方只有兩個章節,推薦給對熱那亞城市歷史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一閲
  • John Foot, Calcio (London: Harper Perennial, 2007)
  • Keith Baker, Fathers of Football: Great Britons Who Took the Game to the World (Sussex: Pitch Publishing, 2015)
  • Paul Edgerton, William Garbutt: The Father of Italian Football (Sportsbooks,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